心事鉴定组
674521人加入此小组
发新帖

你认为自杀是一种权利吗?


咨询师对来访者的生命安全负有法律上的责任,是现在心理咨询从业人员的一个常识。然而在历史上曾经有一段时间,“来访者中心”理念是心理咨询界的主流,当时对于来访者的自杀倾向普遍采取非指导性的处理方式。

小弟发这个帖子不是想讨论 非指导性技巧 和 指导性技巧 的区别和适用情况,只是想听一下大家对于自杀的观点。因为我自己是中立但稍微倾向于同意“自杀是来访者的一种权利”的。我的意思并不是我肯定自杀这种行为,只是考虑到以下三点:

1、”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view/1200483.htm),强制干预有可能使其更加坚定自杀信念。

2、如果到最后依然选择自杀,执行时比一开始承受更沉重的心理负担,也更孤独。不过对于这一点我也可以自己反驳自己:死的人没有未来,他在死的时候怀着怎样的心情我们不得而知(除非他/她留有遗书),更应该关心的是这次自杀对于活着的人的影响。个人认为突破保密原则之后,即使来访者到最后依然选择自杀,身边的人有时间做心理准备、尝试过对其干预比“什么也不能做”要好。

3、即使来访者放弃自杀,他对于自己“活下去”的归因可能是“因为他们这样努力地阻止了我”而不是“因为我想活下去”。如果身边的人不对其进行干涉而结果他/她放弃自杀,他/她有可能更加认为生命是有意义的。(参照戴维迈尔斯《社会心理学》p112,当人们的行为理由不足(insufficient justification)时,他们更可能会感到不舒服(不协调)并因此更要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当然,如果这种收益要以来访者的生命安全为风险,也许是不值得的。

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呢?给大家奉上令我思考这个问题的那段话(以下文字摘自《心理咨询面谈技术》P340):

“你能与想自杀的来访者打交道吗?

一些咨询者并不适合与想自杀的来访者打交道。如果你是这样的咨询者,了解自己能力的有限是件好事。抑郁且想自杀的来访者常常对想帮助他们的人十分愤怒并充满敌意。然而,即使是与有敌意的来访者在一起,保持和谐的关系并且不感到国语愤怒仍是咨询者的责任。咨询者需要避免评论愤怒或来访者的人格。

如果你自己就倾向于抑郁或由自杀的想法,始终避免与想自杀的来访者打交道是明智的。与这样的来访者工作可能会引发你抑郁的念头,并且增加你抑郁或自杀的倾向。

对自杀的强烈的价值观念也是职业中需要考虑的一个事项。一些人坚信自杀是一种可行的生活选择,如果来访者真的想去自杀并没有必要阻止他们。Szasz声明:所有这些表明导致自杀的欲望是人类的一种基本权利(从它严格的政治—哲学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说自杀永远都是好事或者值得赞扬的事;我只是认为对这种情形下的权限不应当有法律上的援救或禁止,并且也不应当阻止想自杀的人自杀。

在另外一种角度,Shneidman坚信,出于自杀者心理和情感状态的原因,自杀不应该被视为一种权利:“自杀不能被视为一种‘权利’,就像没有‘打嗝的权利’一样。如果某个个体感到被迫这样做。他就会这样做。”

如果你有强烈的哲学的或宗教的信仰,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自杀,在你与想自杀的来访者打交道时,这些信仰都会妨碍你接近客观性和有帮助的能力。你可能还处于咨询初期的阶段,需要为更加专业和有支持力而奋斗。然而,如果你的信仰可能倾向于使你对来访者有不恰当的影响和判断,就应当考虑将你的来访者转介给其他更中立的职业工作者,这样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更为有效。对于心理健康工作者来说,有一些特定的人群或问题领域使自己感到不舒服或不能胜任并不是一种失败。真正的失败是存在着这样的领域但自己却没有意识到或者因此对来访者造成了伤害。”

最后问一个伦理小问题:如果一个你认识但是甚少交集的人在社交网络上表现出自杀倾向,你有多大的倾向去对其进行干预(从0到100)?

收藏 |
发表评论 3

评论 (89) 只看楼主

热门评论

  • 2017-09-30 11:35 绘珏 只看Ta

    自杀是自己的权利,我并不支持因为受了一点挫折,或者受了什么刺激而一时脑热自杀,但如果是把一切想的清清楚楚,而决定在某事某刻自杀,把自杀列入到自己的人生计划中,我觉得是很理性的。我不喜欢一切听从天命,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我不敢保证,但只要是平平淡淡的按我的人生计划走,那死亡也是我自己决定。

    [6] |
  • 2017-09-30 16:33 你看得见我 教育无边界字幕组概率课组长 只看Ta

    这个话题我比较感兴趣。
    你是中立并稍微倾向于同意“自杀是来访者的一种权利”的。
    我是完全反对自杀。(在通常情况下)
    你考虑到了三点:
    1.强制干预有可能使其更加坚定自杀信念。
    高明且温和的干预手段应该是存在的,干预使得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这是有可能的。干预使得来访者自杀概率减少,这也是有可能的,并且我认为可能性更大。
    另外,你提出干预可能使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从而不要去干预,从而避免使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这是否意味着你其实是不同意自杀的呢?
    2.你考虑到,干预失败后,来访者剩下的生命时间里,幸福程度下降。
    我想也你也该考虑到,干预成功后来访者剩下的生命时间里,幸福程度上升。或者干预失败后,来访者剩下的时间里,幸福程度上升。(即来访者更坚定了自杀的决定,不那么徘徊,安心料理好后事然后采取迅速有效的自杀方式,从而减少生理或心理上的痛苦)…………总而言之,我认为你这个考虑是不必要的。
    3.干预成功后,来访者的生活质量不如正常人。或者不如不干预,来访者主动放弃自杀。
    后者也是可能的,但也有手段避免的。
    前者,关于成功干预后,来访者生活质量不高,这其实是心理学工作者进一步需要做的工作。而不是不进行干预的理由。况且,这样的概率也不大。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我可能会百分之百地投入百分之一的精力去干预。(意味着,我一定会去干预,不过不会花太多时间和精力。)

    [4] |
  • 2017-09-30 10:59 輕描淡 只看Ta

    人如果没有了追求幸福的权力,那么至少的至少,应当有终结痛苦的权利

    [3] |

全部评论

  • 1楼
  • 2楼
    2017-09-30 16:33 你看得见我 教育无边界字幕组概率课组长 只看Ta

    这个话题我比较感兴趣。
    你是中立并稍微倾向于同意“自杀是来访者的一种权利”的。
    我是完全反对自杀。(在通常情况下)
    你考虑到了三点:
    1.强制干预有可能使其更加坚定自杀信念。
    高明且温和的干预手段应该是存在的,干预使得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这是有可能的。干预使得来访者自杀概率减少,这也是有可能的,并且我认为可能性更大。
    另外,你提出干预可能使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从而不要去干预,从而避免使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这是否意味着你其实是不同意自杀的呢?
    2.你考虑到,干预失败后,来访者剩下的生命时间里,幸福程度下降。
    我想也你也该考虑到,干预成功后来访者剩下的生命时间里,幸福程度上升。或者干预失败后,来访者剩下的时间里,幸福程度上升。(即来访者更坚定了自杀的决定,不那么徘徊,安心料理好后事然后采取迅速有效的自杀方式,从而减少生理或心理上的痛苦)…………总而言之,我认为你这个考虑是不必要的。
    3.干预成功后,来访者的生活质量不如正常人。或者不如不干预,来访者主动放弃自杀。
    后者也是可能的,但也有手段避免的。
    前者,关于成功干预后,来访者生活质量不高,这其实是心理学工作者进一步需要做的工作。而不是不进行干预的理由。况且,这样的概率也不大。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我可能会百分之百地投入百分之一的精力去干预。(意味着,我一定会去干预,不过不会花太多时间和精力。)

    [4] |
  • 3楼
    2017-09-30 16:45 酷豆洗衣机 黑白纵横小组管理员 只看Ta

    只要年满18周岁,那么没问题。18岁以下么,应该还是不认同。

    如果周围有朋友想要自杀(截至到目前没有遇到过),大概会问些问题:为什么要自杀。这个原因是否会在可预见的将来被克服。继续活着是否注定一直处于痛苦的状态。有没有考虑过自杀对于家人和朋友的影响。
    问这些问题就是想知道有自杀意愿的人是否严肃考虑过自杀的结果。如果对方没有考虑过,会去劝对方严肃考虑,但不强劝对方放弃自杀的意愿。如果对方严肃考虑过,不管回答的答案如何,不会干预(除非我能消除对方自杀的原因)。

    我这算低度干预吧,20。

    [1] |
  • 4楼
  • 5楼
    2017-09-30 17:58 Fay_Psy 只看Ta
    引用@你看得见我 的话:这个话题我比较感兴趣。你是中立并稍微倾向于同意“自杀是来访者的一种权利”的。我是完全反对自杀。(在通常情况下)你考虑到了三点:1.强制干预有可能使其更加坚定自杀信念。高明且温和的干预手段应该是存在的,干预使得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这是有可能的。干预使得来访者自杀概率减少,这也是有可能的,并且我认为可能性更大。另外,你提出干预可能使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从而不要去干预,从而避免使来访者自杀概率增加。这是否意味着你其实是不同意自杀的呢?2.你考虑到,干预失败后,来访者剩下的生命时间里,幸福程度下降。我想也你也该考虑到,干预成功后来访者剩下的生命时间里,幸福程度上升。或者干预失败后,来访者剩下的时间里,幸福程度上升。(即来访者更坚定了自杀的决定,不那么徘徊,安心料理好后事然后采取迅速有效的自杀方式,从而减少生理或心理上的痛苦)…………总而言之,我认为你这个考虑是不必要的。3.干预成功后,来访者的生活质量不如正常人。或者不如不干预,来访者主动放弃自杀。后者也是可能的,但也有手段避免的。前者,关于成功干预后,来访者生活质量不高,这其实是心理学工作者进一步需要做的工作。而不是不进行干预的理由。况且,这样的概率也不大。最后一个问题,我想我可能会百分之百地投入百分之一的精力去干预。(意味着,我一定会去干预,不过不会花太多时间和精力。)

    你说得很有道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我的那几点考虑从逻辑上并不是很站得住脚。另外谢你归纳我了说的话,被共情的感觉真不错~

    我个人是反对自杀的,但是对“自杀的权利”态度很暧昧。不是有句话叫“我未必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么?我考虑的并不是干预与否的问题,而是强制干预与否的问题。无论如何,对自杀的干预是会做的,但是该做到何种程度呢?能在多大程度上尊重来访者的”自杀意愿“呢?

    例如说,一个虚构的案例:一个中年人准备在完成手头上的项目之后自杀,但由于他有很多配偶和子女,他不知道怎么分配自己的遗产,于是来到你的咨询室,想和你商量分配遗产的问题。他表明这是他唯一的咨询目的,甚至在你试探性地把话题引向自杀时跟你讲:“我知道你想改变我的想法,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找你不是为了这”。并要求你不能突破保密原则,因为这是”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第一次咨询结束之后,你会怎么考虑?

    另外我不是很明白”投入百分之一的精力去干预“实际是指什么……从初步接触时的”自杀评估“开始就已经不是个省心的事情。当然,有经验的高手能够比初学者更有效率地进行干预。莫非你的意思是”时间精力就是这么多,做到什么程度看能力去到哪“?

    [1] |
  • 6楼
    2017-09-30 18:10 Fay_Psy 只看Ta
    引用@酷豆洗衣机 的话:只要年满18周岁,那么没问题。18岁以下么,应该还是不认同。如果周围有朋友想要自杀(截至到目前没有遇到过),大概会问些问题:为什么要自杀。这个原因是否会在可预见的将来被克服。继续活着是否注定一直处于痛苦的状态。有没有考虑过自杀对于家人和朋友的影响。问这些问题就是想知道有自杀意愿的人是否严肃考虑过自杀的结果。如果对方没有考虑过,会去劝对方严肃考虑,但不强劝对方放弃自杀的意愿。如果对方严肃考虑过,不管回答的答案如何,不会干预(除非我能消除对方自杀的原因)。我这算低度干预吧,20。

    你的意思是这取决于来访者的年龄(潜台词是18岁应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来访者的情绪、意识是否正常和自杀念头是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换句话说,你认为存在一种情况,该情况下我们应该尊重来访者的自杀意愿。不知道我有没有理解错?

    [0] |
  • 7楼
    2017-09-30 18:25 雪之女王就是喜欢猛禽 只看Ta

    我觉得自杀是权利。为什么人不能处置自己的身体。

    此外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有人要自杀,有些人是为了结束极其痛苦的体验,还有一些人为了尊严。
    强行延续他们的生命,让他们继续沉浸在痛苦和耻辱中不能解脱,是人道的吗?

    [2] |
  • 8楼
    2017-09-30 19:17 你看得见我 教育无边界字幕组概率课组长 只看Ta
    引用@陈鸣飞_广大应心 的话:你说得很有道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我的那几点考虑从逻辑上并不是很站得住脚。另外谢你归纳我了说的话,被共情的感觉真不错~我个人是反对自杀的,但是对“自杀的权利”态度很暧昧。不是有句话叫“我未必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么?我考虑的并不是干预与否的问题,而是强制干预与否的问题。无论如何,对自杀的干预是会做的,但是该做到何种程度呢?能在多大程度上尊重来访者的”自杀意愿“呢?例如说,一个虚构的案例:一个中年人准备在完成手头上的项目之后自杀,但由于他有很多配偶和子女,他不知道怎么分配自己的遗产,于是来到你的咨询室,想和你商量分配遗产的问题。他表明这是他唯一的咨询目的,甚至在你试探性地把话题引向自杀时跟你讲:“我知道你想改变我的想法,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找你不是为了这”。并要求你不能突破保密原则,因为这是”令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第一次咨询结束之后,你会怎么考虑?另外我不是很明白”投入百分之一的精力去干预“实际是指什么……从初步接触时的”自杀评估“开始就已经不是个省心的事情。当然,有经验的高手能够比初学者更有效率地进行干预。莫非你的意思是”时间精力就是这么多,做到什么程度看能力去到哪“?

    关于自杀的权利,也就是自杀的权力和利益。这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
    确实有句话叫“我未必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但这句话和“我未必同意你自杀,但我誓死捍卫你自杀的权利”是不同的。因为,究竟有没有自杀的“权利”,这都是个问题。说话的权利通常是被认为有的。(辱骂,造谣,以高响度声音给他人造成痛苦等等特殊说话形式需要被进一步考虑。)
    我想表达的是:人不一定有自杀的权利(justified)
    做到何种程度是个非常具体的问题,一般做到不要帮倒忙吧。来访者如果是来咨询关于自杀的事,那代表来访者其实还没有完全下定决心要自杀。

    你这个虚构的案例很有意思。我想在小说中出现会比较多。现实中,一个目的很纯粹的人:自杀。一般是不会在自杀前透露这个想法的,这样会妨碍到TA实现这个目的。如果无意中透露出来,就像你例子中的人物。他是来咨询其他问题,比如如何解决夫妻关系紧张(意图在死前与配偶处理好关系),如何分配遗产,无意中提到自己要自杀。如果是我,我完全不会表达出对这类人的干预。(至少不让这类人知晓。)我不认为人类能理性地选择自杀。自杀是有原因或者有目的的。我会询问TA自杀的目的,当然如果不愿意也会尊重他的选择(至少让这类人以为是这样)。进一步沟通的技巧是存在的,让他讲出他的想法,他的故事,表达出对这类人人格上的尊重。对他的选择表示一些惋惜,透露出进一步交流的想法,通过多次咨询消解自杀的原因和目的。你例子中的人表现得很强势。应该也有相应的应对技巧。

    最后那个,我是针对你的问题:如果一个你认识但是甚少交集的人在社交网络上表现出自杀倾向,你有多大的倾向去对其进行干预(从0到100)?
    我的答案的意思是,对待一个交集甚少的人且表现出自杀倾向的人,我会去干预,但不会尽我最大努力,放下手边的事,全身心地进行干预。而且,通常我会让TA好好考虑,推荐他去信得过的心理咨询师那里。

    [1] |
  • 9楼
    2017-09-30 19:31 你看得见我 教育无边界字幕组概率课组长 只看Ta
    引用@雪之女王 的话:我觉得自杀是权利。为什么人不能处置自己的身体。此外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有人要自杀,有些人是为了结束极其痛苦的体验,还有一些人为了尊严。强行延续他们的生命,让他们继续沉浸在痛苦和耻辱中不能解脱,是人道的吗?

    有时候,人会做出放弃自己生命的选择,因为余下的生命是极其痛苦的。如果这时该人主动去自杀,我不会强行阻止。但这仍然不足以证明人又自杀的权利。
    我们要考虑一下人真的能拥有自己的身体吗? 人真的能随意处理自己拥有的东西吗?
    试图理性地证明人有自杀的权利,这是一个复杂的事。自杀意味着对理性的结束,对自身理性的放弃,对身体的放弃…………
    这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涉及死亡,人,人生,理性等等重要的概念。当我们说自杀是权利时,我们究竟在说什么?是说人拥有杀死自己的可能?还是说人的自杀选择应该得到尊重和理解?还是说人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自杀权?…………

    [0] |
  • 10楼
    2017-09-30 20:00 椅子不说话 只看Ta

    我赞同自杀是一种权利。我觉得在一些情况下的自杀是不应被强制干涉的。比如说,如果一个人在他冷静而平和的状态下依旧选择自杀的话,我不认为任何人有权利强迫他放弃这个选择。
    如果一个你认识但是甚少交集的人在社交网络上表现出自杀倾向,你有多大的倾向去对其进行干预(从0到100)?
    10。
    我始终觉得,对于自杀的干预,不应该在不了解本人状况的时候进行。

    [1] |
  • 11楼
  • 12楼
    2017-09-30 20:35 Fay_Psy 只看Ta
    引用@你看得见我 的话:关于自杀的权利,也就是自杀的权力和利益。这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确实有句话叫“如果一个你认识但是甚少交集的人在社交网络上表现出自杀倾向,你有多大的倾向去对其进行干预(从0到100)?我的答案的意思是,对待一个交集甚少的人且表现出自杀倾向的人,我会去干预,但不会尽我最大努力,放下手边的事,全身心地进行干预。而且,通常我会让TA好好考虑,推荐他去信得过的心理咨询师那里。

    哦,我知道你最后那个回答是针对最后的问题的~

    也许“自杀的权利”确实是个复杂的话题,难以用三言两语说清。我很好奇咨询界对待自杀的态度从“来访者中心”到“为生命安全负责”的转变因何产生。我只知道美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改变不知道其他国家的发展如何。刚才查了一下中文文献,有一篇《自杀:是“犯罪”还是“权利——自杀行为在西方法律史上的演变述评》也表达了从法律上看来自杀是否一种权利一直以来存在许多争议。

    不过我想你的立场应该是十分明确的了,尊重来访者,同时不放弃任何一个消解他/她自杀念头的可能性。我有理解对吗?

    [0] |
  • 13楼
    2017-09-30 20:47 Fay_Psy 只看Ta
    引用@你看得见我 的话:有时候,人会做出放弃自己生命的选择,因为余下的生命是极其痛苦的。如果这时该人主动去自杀,我不会强行阻止。但这仍然不足以证明人又自杀的权利。我们要考虑一下人真的能拥有自己的身体吗? 人真的能随意处理自己拥有的东西吗?试图理性地证明人有自杀的权利,这是一个复杂的事。自杀意味着对理性的结束,对自身理性的放弃,对身体的放弃…………这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涉及死亡,人,人生,理性等等重要的概念。当我们说自杀是权利时,我们究竟在说什么?是说人拥有杀死自己的可能?还是说人的自杀选择应该得到尊重和理解?还是说人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自杀权?…………

    又找到一篇《自杀问题的国家立场》的文献,明确反对”自杀是权利和自由“的观点,还讨论了消解帮助自杀和积极帮助自杀的情况。目前暂时未找到支持自杀的文献- -

    [0] |
  • 14楼
    2017-09-30 20:58 方程 应用数学专业 只看Ta

    从逻辑上说,我觉得“不想活下去”与“想自杀”是两码事。病人往往只是“不想活”,这种情况下,旁人是有权利去干预的,并应采取积极态度;但“想死”的情况下就麻烦多了。我曾有过一个心理治疗师,她以前有个病人是干预失败自杀的,即使治疗师自己心理素质过硬,但我所见确实有人责备她“害死”了自杀者,想必作为有责任心的人不会熟视无睹这样的指责……失败的代价是很大的,对于“想死”的情况,我认为,干预不是好办法。

    [0] |
  • 15楼
    2017-09-30 20:59 方程 应用数学专业 只看Ta

    对了,我是一个正接受心理治疗的青年……

    [0] |
  • 16楼
    2017-09-30 21:12 Fay_Psy 只看Ta
    引用@椅子不说话 的话:我赞同自杀是一种权利。我觉得在一些情况下的自杀是不应被强制干涉的。比如说,如果一个人在他冷静而平和的状态下依旧选择自杀的话,我不认为任何人有权利强迫他放弃这个选择。如果一个你认识但是甚少交集的人在社交网络上表现出自杀倾向,你有多大的倾向去对其进行干预(从0到100)?10。我始终觉得,对于自杀的干预,不应该在不了解本人状况的时候进行。

    从现在的资料看来,在法律上人是没有自杀的权利的。阻止他人自杀也不是犯罪。看来我们要换一个问题。“你认为自杀值得尊重吗”?

    [0] |
  • 17楼
    2017-09-30 21:23 Fay_Psy 只看Ta
    引用@飞鸟未来 的话:从逻辑上说,我觉得“不想活下去”与“想自杀”是两码事。病人往往只是“不想活”,这种情况下,旁人是有权利去干预的,并应采取积极态度;但“想死”的情况下就麻烦多了。我曾有过一个心理治疗师,她以前有个病人是干预失败自杀的,即使治疗师自己心理素质过硬,但我所见确实有人责备她“害死”了自杀者,想必作为有责任心的人不会熟视无睹这样的指责……失败的代价是很大的,对于“想死”的情况,我认为,干预不是好办法。


    干预失败之后的责备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的,例如自杀前与家属的良好沟通,还有恰当的咨询记录。不过即使外界认为没关系,咨询师本人恐怕也要承受相当大的精神压力。
    在中国,一个长期从事咨询工作的人很难完全避开和自杀有关的案例。当然水平未胜任的初学者和普通人不处理自杀这种复杂问题是明智选择。

    [0] |
  • 18楼
    2017-09-30 21:24 Fay_Psy 只看Ta
    引用@天空中的亚特兰蒂斯 的话:自杀怎么干预

    这个问题比较大…如果百度一下或许会出来一些书籍吧

    [0] |
  • 20楼
    2017-09-30 21:37 你看得见我 教育无边界字幕组概率课组长 只看Ta
    引用@陈鸣飞_广大应心 的话:哦,我知道你最后那个回答是针对最后的问题的~也许“自杀的权利”确实是个复杂的话题,难以用三言两语说清。我很好奇咨询界对待自杀的态度从“来访者中心”到“为生命安全负责”的转变因何产生。我只知道美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改变不知道其他国家的发展如何。刚才查了一下中文文献,有一篇《自杀:是“犯罪”还是“权利——自杀行为在西方法律史上的演变述评》也表达了从法律上看来自杀是否一种权利一直以来存在许多争议。不过我想你的立场应该是十分明确的了,尊重来访者,同时不放弃任何一个消解他/她自杀念头的可能性。我有理解对吗?

    你的理解没错,而且尊重来访者同时也是消解自杀念头的方式。

    引用@陈鸣飞_广大应心 的话:又找到一篇《自杀问题的国家立场》的文献,明确反对”自杀是权利和自由“的观点,还讨论了消解帮助自杀和积极帮助自杀的情况。目前暂时未找到支持自杀的文献- -

    支持自杀的理由也是有的,从维基百科 suicide条目里头可以看到。


    粗略看了其他楼的内容。我暂时不能对反对自杀给出令我满意的论证,但对支持自杀的理由进行反驳还是可以的。自杀从物理上是可实现的,但要给出伦理学(道德哲学)上的支持,我想很难。

    我不清楚美国的转变。如果真有这样的转变,我想也许和伦理学的发展有关,极端自由主义不再流行。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不同的答案,反映了不同人的“三观”。

    [0] |
  • 21楼
    2017-09-30 22:02 椅子不说话 只看Ta
    引用@陈鸣飞_广大应心 的话:从现在的资料看来,在法律上人是没有自杀的权利的。阻止他人自杀也不是犯罪。看来我们要换一个问题。“你认为自杀值得尊重吗”?


    所以题目所说权利的探讨是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的吗?我还以为是在询问个人看法……不过即使从法律上讲,我国法律也没有明令禁止自杀……?(嘛,不重要
    你认为自杀值得尊重吗?
    我认为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自杀决定值得尊重。

    [0] |
  • 22楼
    2017-09-30 22:12 X海鸥 只看Ta

    人无法有选择出生的权利 难道还没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吗

    [1] |
  • 23楼
    2017-09-30 22:13 Fay_Psy 只看Ta
    引用@椅子不说话 的话:所以题目所说权利的探讨是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的吗?我还以为是在询问个人看法……不过即使从法律上讲,我国法律也没有明令禁止自杀……?(嘛,不重要我认为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自杀决定值得尊重。

    确实是询问个人意见的,但是期待比较偏学术的讨论所以还是严谨些好,我不该用“权利"这个词。
    你会不会在违背他人意愿的情况下做出妨碍他自杀的行为?

    [0] |
  • 24楼
    2017-09-30 22:23 椅子不说话 只看Ta
    引用@陈鸣飞_广大应心 的话:确实是询问个人意见的,但是期待比较偏学术的讨论所以还是严谨些好,我不该用“权利"这个词。你会不会在违背他人意愿的情况下做出妨碍他自杀的行为?

    如果我确定他的自杀行动是一时冲动的行为的时候,会。

    [0] |
  • 25楼
    2017-09-30 22:47 白糖糖 只看Ta

    1:自然伦理上
    除开人类之外,有很多动物是可以自杀的,比如海豚只要关闭气孔,就能自我窒息死亡。并且在实际操作上几乎不可能制止一个人死亡,只能延缓这个过程。
    2:法律和社会上
    我认为剥夺一个人自杀权利的政府是最为专制的,因为这夺取了苦难者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来为这个社会机器制造一点微不足道的能量。
    3:宗教与心灵上
    在过去的宗教中,常常有禁止教徒自杀的条令,比如“自杀者必堕地狱”,看过金庸书剑恩仇录的都会在为结局叹息吧?不论死后有没有世界,或者变成什么样,哪怕是真的”无“,作为一个心理医生,这也超过了其专业的极限,作为一个医生,我觉得应该恪守绝对中立,所谓医病不医死。
    苏格拉底说:“你活,我死,谁比谁更幸福,只有上帝知道。"恐怕是给自杀者最好的注释了。

    [0] |
  • 26楼
    2017-09-30 03:02 红荻 只看Ta

    唔……我跟心理学和法学都不沾边,就说说个人的看法哈~
    我有条件地支持”在违背他人意愿的情况下做出妨碍他自杀的行为“,条件是能帮忙解决令对方想自杀的麻烦。
    ……虽然非常不专业但我也只能想到这样表达——如果”妨碍他人自杀“算一种权利,那么我认为这种权利是要用”帮助对方解决问题“换取的。
    比如某人因破产无力偿还巨债而想自杀,谁有能力并愿意帮他把债还清,那我很支持此人去妨碍他自杀,甚至是以比较极端的手段;谁想帮忙但没这个财力只能借他一部分钱,我支持这种人去劝他一劝神马的(只愿意出顿饭钱的话就止于劝他至少活着吃完下顿饭好了……);真有那个能耐并愿意花费时间精力去改造他的三观,让他觉得目前状况也没严重到非死不可(哪怕是用以身相许之类奇葩的方式),我觉得也不妨一试;如果P也不想付出,闭嘴真的很难吗?
    另:无法认同自杀者的家人都很无辜。最近青岛那个因为家暴自杀的小姑娘,是不是因为没考虑到给她脑袋撞墙跪玻璃碴之类”教育“的父母的感受所以要受谴责啊%

    [0] |
  • 27楼
    2017-09-30 03:19 一井三 只看Ta
    引用@雪之女王 的话:我觉得自杀是权利。为什么人不能处置自己的身体。此外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有人要自杀,有些人是为了结束极其痛苦的体验,还有一些人为了尊严。强行延续他们的生命,让他们继续沉浸在痛苦和耻辱中不能解脱,是人道的吗?


    完全同意
    而且我觉得 没有人是自愿来到这个世界的 起码给人们自愿离开这个世界的机会吧
    还有 这么多国家不把安乐死合法化 其结果就只能是想死的人死的更加痛苦

    [1] |
  • 28楼
    2017-09-30 03:20 一井三 只看Ta

    至于“死了就没有未来”
    也不是什么样的未来都值得期待 也不是谁都想要未来的

    [1] |
  • 29楼
    2017-09-30 07:25 水仙已乘鲤鱼而去 只看Ta

    40这样。大家从不同角度说的都挺有道理。我们要想的无非几个问题:常人的想法是看见有人自杀总是要救的,对不对?可一个人铁了心要死如何救?可许多人想死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可你又怎知他是不是那一类人。还有就是,自杀虽然是不好的事(对于我们来说),要是人家有自己的想法又不犯法,我们无权干涉。可这样又未免有些不负责任,毕竟是我们碰到了这件事。可这个世界也是因为有太多人自以为可以对别人负责才会变得这么乱这么不和平。

    [2] |
  • 30楼
    2017-09-30 12:52 天空中的亚特兰蒂斯 只看Ta

    有点晕 就算规定不能自杀 别人想自杀还是能自杀 这不是权力 而是能力

    [0] |
  • 31楼
    2017-09-30 10:41 有个姑娘叫小方 只看Ta

    在美国,这好像是一种权利

    [0] |
  • 32楼
    2017-09-30 11:17 战斧巡航导弹 只看Ta

    是一种能力吧。就好像进食,呼吸一样。立法禁止又如何?

    如果立法,自杀非法。他人都自杀了,还怎么惩罚他?

    法的目的是,惩恶扬善。维持国家机器的统治。

    [1] |
  • 33楼
    2017-09-30 09:05 酷豆洗衣机 黑白纵横小组管理员 只看Ta
    引用@陈鸣飞_广大应心 的话:你的意思是这取决于来访者的年龄(潜台词是18岁应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来访者的情绪、意识是否正常和自杀念头是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换句话说,你认为存在一种情况,该情况下我们应该尊重来访者的自杀意愿。不知道我有没有理解错?

    应该算是没理解错。

    [0] |
  • 34楼
    2017-09-30 09:13 柏哲雨 手绘爱好者,手绘小组管理员 只看Ta
    引用@陈鸣飞_广大应心 的话:从现在的资料看来,在法律上人是没有自杀的权利的。阻止他人自杀也不是犯罪。看来我们要换一个问题。“你认为自杀值得尊重吗”?

    你指的是中国的法律吗?
    那么有安乐死的国家,自杀算一种权利吗?

    [1] |
  • 35楼
    2017-09-30 01:26 Jester浩 只看Ta

    自杀,推荐国产电影《六壮士》,虽然片子很滑稽很无语,但是有一定对人生的思考。人的心不能麻木,不能放弃,应该想办法让自己积极起来

    [0] |
  • 36楼
    2017-09-30 01:43 Cyri_C 只看Ta

    好长,如果抛开理论知识,从传统观念来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杀不是一个人的事。

    [0] |
  • 37楼
    2017-09-30 02:28 Qcboy 只看Ta

    受教了。


    作为没有专业背景的小白, 想问一下,(理性地,下定决心地) 自杀和安乐死在道德上有何本质区别?

    为什么现在我们对安乐死大部分都持赞成态度,但牵涉到这种自杀行为就会出现分歧?

    承认安乐死符合道德,往外推的话,理性地自杀是不是应该也符合道德呢?

    [0] |
  • 38楼
    2017-09-30 06:05 MISHUO 只看Ta
    引用@miller90 的话:我觉得自杀会损害自杀者家庭的利益,乃至整个社会的利益,所以社会倾向于反对自杀,但并不是从自杀者自身的利益出发。关于自杀干预,至少我会帮助对方分析导致他选择自杀的原因,看看是否真是无解的问题。因为选择自杀的人,可能他的理由在外人看来却很荒谬,当局者迷嘛。我的义务就是把外人对他的看法告诉他,让他自己去思考。这里还有个问题就是,人的权利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人有这项权利没有那项权利,是谁规定的。如果权利是人自己争取来的,那么自杀这个行为本身不就是争取自杀权的手段吗。

    作为一个曾经想过自杀的人,我很同意你的说法。

    [2] |
  • 39楼
    2017-09-30 06:21 MISHUO 只看Ta
    引用@Qcboy 的话:受教了。作为没有专业背景的小白, 想问一下,(理性地,下定决心地) 自杀和安乐死在道德上有何本质区别?为什么现在我们对安乐死大部分都持赞成态度,但牵涉到这种自杀行为就会出现分歧? 承认安乐死符合道德,往外推的话,理性地自杀是不是应该也符合道德呢?

    安乐死也是有一套程序标准的,病情严重不可逆以至于病人无法拥有生活质量和尊严,医生要签署同意,才可以安乐死。自杀的话,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还要从自杀者的立场出发判断,谁能说清楚理性不理性呢?而且心理层面的东西,不像一般生病那样有一套医学理化指标啊

    [0] |
  • 41楼
    2017-09-30 12:38 miller90 只看Ta
    引用@MISHUO 的话:作为一个曾经想过自杀的人,我很同意你的说法。

    摸摸~我曾经也有过那种念头,所以想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而且不排除将来还有,唉

    [0] |
  • 42楼
    2017-09-30 15:54 柏哲雨 手绘爱好者,手绘小组管理员 只看Ta
    引用@MISHUO 的话:安乐死也是有一套程序标准的,病情严重不可逆以至于病人无法拥有生活质量和尊严,医生要签署同意,才可以安乐死。自杀的话,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还要从自杀者的立场出发判断,谁能说清楚理性不理性呢?而且心理层面的东西,不像一般生病那样有一套医学理化指标啊

    心理层面也不是完全没有医学理化指标的,有些国家实行安乐死要检测精神情况的,查多巴胺,血清素什么的。

    [0] |
  • 43楼
    2017-09-30 17:02 狐十三 只看Ta
    引用@红荻 的话:唔……我跟心理学和法学都不沾边,就说说个人的看法哈~我有条件地支持”在违背他人意愿的情况下做出妨碍他自杀的行为“,条件是能帮忙解决令对方想自杀的麻烦。……虽然非常不专业但我也只能想到这样表达——如果”妨碍他人自杀“算一种权利,那么我认为这种权利是要用”帮助对方解决问题“换取的。比如某人因破产无力偿还巨债而想自杀,谁有能力并愿意帮他把债还清,那我很支持此人去妨碍他自杀,甚至是以比较极端的手段;谁想帮忙但没这个财力只能借他一部分钱,我支持这种人去劝他一劝神马的(只愿意出顿饭钱的话就止于劝他至少活着吃完下顿饭好了……);真有那个能耐并愿意花费时间精力去改造他的三观,让他觉得目前状况也没严重到非死不可(哪怕是用以身相许之类奇葩的方式),我觉得也不妨一试;如果P也不想付出,闭嘴真的很难吗?另:无法认同自杀者的家人都很无辜。最近青岛那个因为家暴自杀的小姑娘,是不是因为没考虑到给她脑袋撞墙跪玻璃碴之类”教育“的父母的感受所以要受谴责啊%


    同意以上观点。
    我觉得如果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强行延续他人的生命,是一种不尊重。
    中国有一些文化是过于注重伦理道德,而长期忽视个人意愿的。如果一个病人靠仪器维持生命而且已经尝试了所有可能的方式,还是不能好转,那么我认为这个人是有权利选择放弃生命的。而不是因为亲属觉得要抢救到最后或者自己问心无愧而坚持到最后一秒钟。
    有些人认为“好死不如赖活”,有些人宁愿死的更有尊严。对自杀者的帮助也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青岛小姑娘就算这次被救回来了,以后如果还受到父母的严苛对待,很难说不会再次自杀。
    最后说下,本人有条件支持每个人都要拥有自杀的权利。也支持安乐死。

    [1] |
  • 44楼
    2017-09-30 17:24 scythe7 只看Ta

    从个人角度来说,是支持自杀权利的,这是自由意志的体现,当然,那些否定自由意志和自由意志存在必要性的人,是可以无视这点的。

    从社会角度来说,成员自杀无疑是很亏本的一件事,我们每个人存在于这个社会中,都占用了一部分资源,如果都是在青壮年就自杀了,那么对社会效益是个严重损失,即便是到了老年再自杀,也是对尊老爱老的道德体系的一种破坏,让他人忽视你的养老权利也是对社会惰性的一种纵容,衍生下去也不是好事。

    有件有趣的事情,禁止自杀的大多是宗教体系,但也正是这些宣称来世或死后世界的宗教体系思路对轻生者最有诱惑力。也许禁止自杀是因为宗教宣传的负面影响需要用世俗恐吓来弥补吧。

    再从心理角度来看,有句俗话说女人念叨着活不下去了活不下去了,结果活到八十多,男人一声不响就突然跳了楼。这里的女人男人并不是纯粹的性别指代,也包含了带有这类性格特征的人。有些人的轻生举动只是要引起他人关注,借此改变自己的现状,是求生的一种尝试,无论他在其他地方做的是不是能得到别人同情从而伸出援手,这时候只要有援手,他就不会继续求死。那么心理干涉或是人道救助对他才是有效且有必要的。但如果是那种想得很清楚,或坚决拒绝救助的人,也许自主的死才是对他们的意志的尊敬体现。问题是,如何才能判断一个人是死意已决还是求同情。心理干涉者如果弄错了这点,很可能贻误时机,甚至火上浇油。我不是学心理学的,这方面了解不多,还想听听对此有了解的人是如何说的。

    [2] |
  • 46楼
    2017-09-30 23:26 人非木石皆有情 只看Ta

    社会上的人自杀是你的权利,但是在大学里的学生自杀的话就是一种严重的犯罪了

    [0] |
  • 48楼
    2017-09-30 00:37 Jester浩 只看Ta

    个人认为自杀是所限于理解或是压迫障碍下的自我保护行为,极端的行为。必须记录下问题方式内容等,以求找到最佳突破途径……希望社会有对企图自杀提供专业帮助和辅导

    [0] |
  • 49楼
    2017-09-30 01:22 JoyNeop 只看Ta

    倾向=13

    (挑错别字:[过于]变成了[国语])

    [0] |
  • 50楼
    2017-09-30 04:01 MISHUO 只看Ta
    引用@柏哲雨 的话:心理层面也不是完全没有医学理化指标的,有些国家实行安乐死要检测精神情况的,查多巴胺,血清素什么的。

    是,但这些只是辅助手段而非唯一。我的意思是不可能有一套像法律一样的自杀条例规定什么情况想的自杀是可接受的什么是不可接受的。

    [0] |
  • 51楼
    2017-09-30 04:04 MISHUO 只看Ta
    引用@miller90 的话:摸摸~我曾经也有过那种念头,所以想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而且不排除将来还有,唉

    me2,摸摸?

    [0] |
  • 52楼
    2017-09-30 23:27 inechen 只看Ta
    引用@酷豆洗衣机 的话:只要年满18周岁,那么没问题。18岁以下么,应该还是不认同。如果周围有朋友想要自杀(截至到目前没有遇到过),大概会问些问题:为什么要自杀。这个原因是否会在可预见的将来被克服。继续活着是否注定一直处于痛苦的状态。有没有考虑过自杀对于家人和朋友的影响。问这些问题就是想知道有自杀意愿的人是否严肃考虑过自杀的结果。如果对方没有考虑过,会去劝对方严肃考虑,但不强劝对方放弃自杀的意愿。如果对方严肃考虑过,不管回答的答案如何,不会干预(除非我能消除对方自杀的原因)。我这算低度干预吧,20。

    +1
    我是自由主义者,赞成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有权利做他想做的不违法的事.

    [1] |
  • 53楼
  • 54楼
    2017-09-30 10:59 輕描淡 只看Ta

    人如果没有了追求幸福的权力,那么至少的至少,应当有终结痛苦的权利

    [3] |

小组最新帖子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www.dzcgjs.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